社会你lay哥

一切都是我的意淫

今天心情不好叫了一对双胞胎来玩,这兄弟俩性格差异明显,哥哥把自己摆在高位一副居高临下的样子最后还是被我艹的一口一个好哥哥直叫,弟弟唯唯诺诺整得像个小可怜一样,看着哥哥被上自己在旁边握着那小嫩芽一边撸一边哭。

他是妖,能轻易俘获人心。他纯,他美,他艳,恐怕这世上只有他一人能让我心甘情愿为他而死。

寝室里新搬来一位学长,细皮嫩肉的平时就喜欢穿着背心短裤在寝室闲逛,哥儿几个的钢铁直男心被这白花花一片肉撩的不行,不过这学长从来不和我们一起洗澡,总是等我们都睡了才去洗,好在四人间寝室一个浴室也用的过来,就是觉得挺怪的。

晚上喝多了水睡的迷迷糊糊起来上厕所,也没看浴室有没有人开门就进,扑面而来一股牛奶沐浴液味儿,小学长正拿着浴巾不知所措的看着我,我的视线下意识转移到他胸前,没想到那处居然有一对鼓鼓囊囊的大白兔。

小猫人怀了宝宝整天窝在床上不挪窝,涨女乃的时候就哭唧唧的缠人身上帮他吸,想想就觉得很色情

世界需要我兴,这么美好的孩子当然应该躺在床上挨艹呀,准备产出了大概都会是毁三观无下限,毕竟这只是我对他的幻想,diss我可以上升正主不行。